惠州高尔夫球场一辆球车坠崖 驾车游客身亡

惠州高尔夫球场一辆球车坠崖 驾车游客身亡

球车从这个24米高的悬崖坠下

6月30日,惠州市博罗嘉宝田乡村俱乐部高尔夫球场,一辆球车失控,从24米高的悬崖坠下,驾车的游客凌先生经抢救无效死亡,陪车球童跳车保命。凌先生家属认为,该球场没有严格经营手续,且存在较大安全隐患及管理问题,应为凌先生之死负责。球场方承认球场存在安全标识不完善等问题,并表示愿为此负责。目前事故原因及善后工作仍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游客驾球车失控 坠下24米高悬崖

凌先生现年50岁,湖南长沙人。6月30日上午9时,凌先生和朋友李某及唐某结伴从深圳来到博罗嘉宝田乡村俱乐部高尔夫球场打球。到球场后,李某、唐某和一球童驾乘一辆电瓶车,凌某和球童林某平驾乘另一辆电瓶车,沿山地高尔夫球场打球。

据了解,凌先生在由嘉宝田酒店前往第一球洞发球平台时,电瓶车由球童林某平驾驶,之后均由凌先生驾驶。打完1-8球洞后,凌先生和球童林某平驾车前往第9球洞发球平台,其朋友李某、唐某和另一球童驾车跟在后面。第9球洞发球平台在球场山地的一处山顶,电瓶车要沿弯道上到山顶。在由低坡开到山顶时,凌先生驾驶的电瓶车失控坠下悬崖。球童林某平跳车逃过一劫,凌先生则驾着电瓶车从24米高悬崖坠下,车翻人伤,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发球平台灌木后即是悬崖

7月9日,南都记者实地回访了凌先生打球的线路。位于罗浮山下的嘉宝田乡村俱乐部高尔夫球场是一个山地球场。球场依山势而建,连接发球平台的山路弯道很多,坡度很大。

凌先生坠崖处位于通往嘉宝田酒店的一条公路旁。附近是一个山包,山顶就是嘉宝田乡村俱乐部高尔夫球场第9洞的发球平台,平台临近公路的半边被茂盛的灌木包围,打球者很难发现下面就是临近公路的悬崖。且临近悬崖边,没有任何安全提醒牌,也没有护栏。

由于现场尚未勘察,周边用塑料布围了起来。透过塑料布缝隙可看到,电动车侧翻在地,凌先生的高尔夫球包躺在草地上,电动车车棚及电池等部件散落一地。该球车的右侧双轮轮纹非常模糊。死者亲属称,现场未发现球车年检等记录卡,怀疑球车已经超期服役。

凌先生的亲友认为,正是这些安全隐患断送了凌先生的命,如果知道下面是悬崖,即便是电瓶车失控,凌先生也不会向悬崖下开;如果直着向前开,前方是斜坡,且有大树等植被,开过去最多受伤,但绝不至于断送性命。

死者亲友质疑球场存在安全隐患

死者亲友认为,该高尔夫球场没严格的经营手续,且存在较大安全隐患及管理问题,球场当为凌先生之死负责,“作为球场经营者,明知道球场道路不安全,怎么会允许打球者开车?”

球场方负责人谭先生表示,希望由罗浮山管委会和死者生前单位负责人作为第三方来调解此事,以达成和解协议。

球场负责人:

中国高尔夫是个怪胎 营业至今没任何部门监管

有关资料显示,嘉宝田乡村俱乐部高尔夫球场曾于2005年被省办公厅发文“停止建设”。据该球场负责人介绍,当时该球场已经建设完毕,并在县国土部门办理了用地手续。

该负责人解释称,中国的高尔夫从出生到管理都是一个怪胎,建设高尔夫球场该向哪个部门审批,至今不明确;高尔夫球场该由哪个部门监管,也不明确。该球场营业至今,几乎没有任何部门提出过异议,也没有进行过监管。这次事故也是第一次发生,他们该如何处理,没有样板可循,只能协商或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武汉动物园遭游客下黑手:8条鳄鱼4条被砸死

景区工人探30米深沟捡垃圾

景区工人探30米深沟捡垃圾 动物园8条鳄鱼4条被砸死

武汉景区频遭游客“下黑手”

游客随手丢垃圾,可能害清洁工从30多米山崖吊下山沟捡上来;在动物园对鳄鱼丢石子,一时高兴的结果是8条鳄鱼被“虐死”一半。昨天,记者走访武汉景区了解到,部分游客频“下黑手”,令景点很受伤。

山沟里一次捡出200个饮料瓶

在罗田薄刀峰景区清洁工张介军眼中,游客随手丢弃在景区峡谷中的垃圾让他最心疼。他说:“我们的卧龙岗,本来悬崖两边奇石和怪松是一景,现在却经常被游客乱丢的垃圾破坏外观。”

张介军说,景区沿途有很多垃圾桶,可游客还是喜欢乱丢垃圾。海拔较高的卧龙岗,成了游客随手丢垃圾的重灾区。为了捡这些垃圾,清洁工们无奈当起“空中飞人”。每周日下午4点清洁时间,景区都要从附近村里雇佣工人。这些工人要干的,就是看好清洁工们腰间的安全绳。借着安全绳,张介军要下到30多米深的沟底,把垃圾一点点捡上来。一下午,张介军要捡上来一二百个饮料瓶,各式各样的塑料袋也要装一大编织袋。

张介军告诉记者,每到周日是家人最担心的时候。妻子几次劝他“太危险了,实在不行别干了”。张介军现在最希望对游客们说的就是,请别随手丢垃圾,工人们捡得实在不容易。

5年里4条鳄鱼被游客砸死

“5年前我们还有8条鳄鱼,现在只剩下4条了。”昨天下午,看着刚刚搬进“密封”新家的鳄鱼,九峰森林动物园饲养员徐诗联并没有高兴起来。

2008年,九峰森林动物园就在园内的半山腰上建了一个开放式的鳄鱼馆,当时馆内养着8条鳄鱼。因为鳄鱼不好动,多数时间都匍匐在陆地上,或者把半边头浮在水面上闭目养神,游客总喜欢用石头和泥块砸它们,鳄鱼馆周边的石头和泥巴都被捡光了。“鳄鱼被砸伤后,我们虽然及时给涂了药膏,但是它们生活在水中,伤口很容易感染,很多被砸伤的鳄鱼都死了。”提起这些,徐诗联仍有些伤感。

今年6月,园方在公园锦鲤湖附近新修了一个“密封”的鳄鱼馆——鳄鱼馆四周用2.5米高的玻璃墙围着,顶上还盖上了透气的遮阳布。徐诗联无奈地说,前阵子遮阳布还没有盖上去时,居然还有游客往里边丢泥块,一名被“逮到”的游客笑着说:“看鳄鱼一动不动,我砸一下看它是不是还活着。

爬那么高刻字不怕摔下去吗

昨天,记者在黄鹤楼主楼上找到了上10处清晰可见的涂鸦痕迹。令人惊讶的是,在伸出栏杆外的金黄色琉璃瓦固定钢架上也有4处刻痕。在一角的琉璃瓦钢架上,歪歪扭扭地刻着“邹云波到此一游”。

“栏杆这么高,不探出头怎么能刻到钢架上去?楼那么高,那样好危险啊!”负责打扫主楼顶楼的清洁工龚可时说,她每天早晨和中午都要各擦洗栏杆一次,看着上面的刻痕感到很心疼。

佛肚竹上刻满“爱情宣言”

“黄娟我爱你”“我爱强毛”……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武汉植物园时,发现园内景观温室中的一丛佛肚竹被刻得不成样,其中多半是游客各式“爱情宣言”。

这一丛长在温室道路两侧的佛肚竹一共13根,每一根都被人刻上了各种图形和文字。最边缘的一根佛肚竹主干共有28个节,从第3个竹节开始就被刻上字,一直刻到了顶端,连主干边的10根直径不到两厘米的侧枝都无一幸免。

景区对不文明现象“罚无力”

武汉植物园园艺中心副主任万开元说,园区安保人员也曾经抓到游客的不文明行为,但是因为园方没有执法权,只能劝阻不能处罚。除了要加强安保外,也希望游客能提高自身素质,爱护景区的一草一木。

武汉市旅游局市场处处长徐铁柱表示,要根治游客不文明行为,还是要靠宣传教育,提高游客文明素质。就目前来看,游客对出游文明认识都比较抽象,很多人不知道具体到景区应该遵守什么样的文明礼仪,这容易让生活中一些随意举动延续到旅游中。这需要景区和旅游企业投入更多精力,及时对游客劝导和告知,尽量向游客普及文明礼仪。

7岁女孩在放学路上被毒蜂袭击身亡

毒蜂巢被连夜烧毁。

伤者腿部都是伤口。

9月24日下午,宜宾珙县上罗镇二龙村4名学生由新联村小学回家途中,遭遇毒蜂袭击,7岁女孩周容伤重死亡,王利、龚维、孙怀容分别在珙县人民医院和宜宾市中医院进行抢救,孙怀容因多脏器功能损害,已下发病危通知书。昨日,毒蜂窝已被烧毁。

9月24日下午两点多,家住宜宾珙县上罗镇二龙村的7岁女孩周容与被别人领养的亲姐姐孙怀容一起从新联小学放学后,在南场坡的一块石头上坐着休息。突然遭遇毒蜂袭击,引发了一场悲剧:7岁的周容被送到医院后停止了呼吸,13岁的孙怀容在医院里多脏器损坏,已接到病危通知书。还有两名14岁小男孩王利和龚维的头上和背上均受到毒蜂的蜇咬。

路遇毒蜂:她不停翻滚导致袭击加速

据了解,周容和孙怀容坐下休息时,周容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皮上和手上被毒蜂蜇了一下,她叫了一声好痛哟,然后伸手去拍打,孙怀容发现也有毒蜂飞到自己的身上,之后一大群的毒蜂往周容、孙怀容身上袭来,两个小女孩吓得哇哇大哭。

这时,一位骑摩托车的路人叫姐妹俩快趴到地上,不要动,但是由于大量的毒蜂在周容身上蜇,周容不断地扭动哭闹。这时,走在前面一点的王利和龚维听到后面传来的哭声,王利还没有跑过去,发现自己已被毒蜂包围,他赶紧脱了衣服用力扇,然后不断地往草丛里翻滚,这才压死了攻击的毒蜂,随后,他赶紧跑到不远处的外公家,打电话告诉父母被毒蜂蜇咬的事情。

龚维看到王利被蜂蜇后,拔腿开跑,但仍然没有逃过毒蜂的毒刺。此时,周容和孙怀容正趴在地上,孙怀容忍痛没有动,而周容不停地翻滚直接加速了毒蜂的袭击,直到最后,孙怀容的养父孙文康赶来徒手拨开马蜂,将两个女孩送往了上罗镇医院。

火速救治:医生说孩子已经不行了

当地的医生告诉周容的父亲,要尽快转往县上或市里的大医院。下午6点30分左右,周容说自己想喝水,医生说现在的情况喝不得,之后只见周容的身子软了下去,医生马上为其做心脏复苏,但是周容已经没有了呼吸,医生告诉其家属孩子已经不行了。后来王利、龚维以及被蜇成重伤的孙怀容立马转到了县城里的医院。

在医院接受治疗的龚维回忆,听到王利的叫喊后,他跑过去看到,王利一直在地上打滚,不远处的孙怀容和周容的头顶上都是毒蜂,他马上往回跑,不幸的是他依然没有躲掉毒蜂的袭击,龚维跑到半路上碰到了其父母,随后直接被带往了医院进行治疗。

王利说当时被毒蜂蜇的感觉好像是被打了几棒子一样,其头部和背上都有被毒蜂蜇出的黑色伤口。

据介绍,孙怀容的背部大面积被蜇伤,腿和手也同样被蜇伤,脸和脖子出现了红肿。其养父孙文康在经济上十分的窘困,昨天其手被毒蜂蜇伤,他也舍不得治疗。他要将仅有的别人捐助的钱全花在女儿孙怀容身上。

病情危重:脏器损坏 已下病危通知

由于孙怀容的蜂毒已经浸入了肝脏以及心脏等部位,得必须转往市级医院进行治疗。25日上午,经过珙县人民医院与120的沟通,上午11点多,孙怀容被送往了市二医院西区中医院接受治疗。

珙县义工会会长杜孝华24日晚收到了关于孩子被蜇伤的求助短信,25日早上他将信息迅速扩散到自己的QQ群里,许多政府职能部门的人纷纷向其提供解决资源以及相关措施。

据孙怀容的主治医生陈雷介绍,目前孙怀容多脏器已损坏,病情较为严重。现已下了病危通知书,将根据其病情采取相应措施,尽量让其稳定下来。

村支书:连夜将蜂巢烧毁

据二龙村村民介绍,这场狂暴的蜂蜇也是第一次遇到,以前遇到过零星的几只飞出来,但从来没有成群结队地袭击人。据二龙村村支书李刚说,目前已经找到了毒蜂窝巢穴所在,将连夜行动,用汽油或旧衣服将毒蜂窝烧掉,也让孩子能尽快顺利地去上学。目前,孙怀容的病情也急需控制,不能再恶化下去,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同时其医药费也是一大难题,亟待解决。

据李刚介绍,由于9月24日下午的蜂袭事件,为了安全着想,二龙村往新联小学方向的学生25日基本上都没有去上课。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刘希蒂曾江措施

1、被毒蜂蜇中,应以静制动,一般耐心静候10—20分钟,待毒蜂恢复平静之后,再慢慢退出这“是非之地”,可减少伤害。

2、登山旅游,最好不抹香水,不穿花枝招展的衣裙,以免引起毒蜂误会,闻风而至。

3、被毒蜂蜇中后,应立即拔除毒刺,如被黄蜂蜇中,伤口不留毒刺,可用清水或醋酸溶液洗涤伤口。

4、可就地取材,采撷蒲公英、紫花地丁、景天三七、七叶一枝花、半边莲等中草药捣烂外敷。

5、有全身过敏反应者,应立即送医院,给予0.1克肾上腺素0.5毫升皮下注射,或口服扑尔敏或息斯敏等。

6、一旦出现尿少或血红蛋白尿应给予血液透析加血液灌流或滤过。

重庆摔婴女童亲人全部消失 父亲单位禁谈此事

受害人原原的照片。CFP供图

重庆女童摔婴调查

“在这个赔偿事情完了之后,我就会跟我妻子全身心投入到小孩教育上面,不说每时每刻,每天都会抽出大量时间来陪陪她,疏导她,让她高兴,让她快乐,让她在方方面面尽量做成一个好学生。”“重庆摔婴女童”的父亲李江这样对北京的一家媒体展示自己的计划。

他的女儿李某某虽然当时只有10岁,但只用了不到1分钟的时间就震惊了全国。根据公开的监控录像,2013年11月25日下午,李某某将自己的邻居——一岁半男童原原在小区的电梯里抱起摔下,拳打脚踢。电梯到达25楼后,她像扔沙袋一样将原原扔到走廊。

警方调查表明,李某某将原原带回自己位于小区25楼的家里后,继续对其实施殴打,并放置于阳台栏杆。最后原原坠楼,造成硬脑膜破裂和右脑花散列,一度病危。

距离事发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但这件事仍在继续发酵,女童李某某原来的邻居、同学和老师,都在努力地试图抹掉自己和李家有过接触的事实。女童的成长轨迹,在各方的逃避和不配合下,依旧模糊。

除了父亲之外,“重庆摔婴女童”李某某和她的亲人几乎全部消失了。她换了之前待过5年的学校,搬离了一直居住的小区,甚至一度离开重庆这个城市。和她一起消失的还有她的母亲,还有她的外公外婆——11月事发之后就搬离了生活30多年的家,另外,她的爷爷奶奶也为了逃避大批的媒体和随之而来的舆论,躲到了广东。

消失的女童

至今为止,女童李某某留给公众视线最后一个画面是,扎着马尾,穿着粉红色上衣和马甲,身材比同龄的孩子略高一点。没有一个画面清晰地映出她的面孔。摔童事件发生后,这个五年级的小学女生被贴满了“魔女”和“熊孩子”的标签——虽然她背着可爱的卡通书包,用着贴满小女生钟爱的贴纸的文具盒和笔记本,即使她的父亲在有限的一次出镜中明确表示,自己的女儿“很乖巧善良,喜欢给小动物喂食和洗澡”。

但没人想知道她之前饲养的宠物狗和乌龟现在哪里,更多的人在关注女童本人和她的家庭躲到何处。事发后,母亲李佳玲将她带去了遥远的新疆,但所处地址很快被网友搜索出来并发到网上。几天后,最新的“人肉搜索”信息显示,这对母女返回重庆后,转而前往了甘肃。但随后,疑似其甘肃住所的门牌号码和电话都被发布到了网上。

女童李某某的父亲李江依然每天还去四川维尼纶厂(以下简称川维厂)上班,但是要见到他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位川维厂的工友说,事发后李江在厂区住了一段时间,“那时候是媒体采访最疯狂的时期。”最近李江给同事的印象是,虽然工作的时候还算正常,但经常愁眉不展。据工友说,李江在川维厂身居班长职务,“在车间有点小权,但是绝对没有外界传说的那么有背景和条件优越。”

李江暂时没有换掉原来的手机号码,但是现在想通过电话联系到他也几乎不可能,一位来自北京的记者说,曾给李江发了多达几十条请求采访的短信,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复。更多的记者继续日夜轮替,守在李江的厂区外面或者原来居住的小区楼下,希望有运气能够见上他一面。

李某某的外公外婆也同样因此改变了生活习惯。有邻居表示,已经至少半个多月没有见到老人了,“原来几乎每天都看到他们出来散步。”

“上面的人不让谈论这件事”

但这场两个家庭的悲剧在公众情绪的发酵下已经逐渐演变成网民的搜索狂欢,即使事发近一个月后,一个网络微博上的“大V”随意的一条类似信息的转发,依然在几分钟之内能够被转发评论上万次。

与网民宣泄情绪不同的是,事发当事人以及其周边的人,却在不断祈祷事件尽快平息。女童李某某的班主任阳娟曾在摔婴事件之后不久,对前来采访的媒体说,李某某平时在学校成绩不是很好,但是为人乖巧,和同学之间没有太大的矛盾,“就算有些打打闹闹,但是孩子们之间这种行为还是正常的。”事发后第二天,李某某的母亲来到学校,称女儿因病休学一个月,几天后又正式为女儿办理了转学手续。

不过连续接受了几批媒体的采访后,班主任阳娟终于疲惫不堪地拒绝所有前赴后继从北京、广州和山东等地赶来的媒体,而学校的态度则更直白:“不要再来采访了,我们只希望这件事尽快从公众的视线下淡出,一切都恢复平静。”

而原来还津津乐道对大批赶来的记者讲述李家故事的街坊邻居们,如今也开始变得不耐烦,甚至会对这些讲普通话的外来者进行身份甄别:“你又是从哪里来的记者?你们报纸属于哪个单位管辖?有记者证件么?”

事发后,他们一度关心这件事的进展,并将其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位住在川维老厂区的婆婆甚至专门订阅了一份当地的都市报纸,只因为希望能够从上面了解被摔男童原原何时做手术。不过聊得多了,他们开始觉得烦透了,每一个来的记者都问同样的问题,回答无数遍了却还得重复说,“电视台来一个记者给我特写,我的脸在镜头里显得那么大。”

在重庆市长寿区川维厂家属院,女童李某某爷爷居住的地方,这里的主人在12月初就前往广州另一个儿子家,只是为了躲避记者的采访和舆论的压力。而住在旁边的邻居只要一听到讲普通话的记者,就会迅速关上房门,“我们什么都不了解,不要再问我任何问题”。

一位居住在附近的老人则悄悄告诉记者,摔婴事件发生后,“单位(川维厂)接到了上面的通知,一切以官方宣传为准,不许私下谈论这件事。”

迟来的道歉信

2013年12月20日,重庆摔童女孩的父亲李江通过央视新闻公开了女儿的道歉信,信的大致内容是:“我是李某某。那天我不该打小弟弟。在家里(我)和小弟弟玩耍时狗狗叫了,小弟弟掉下去了。让叔叔阿姨伤心了,请叔叔阿姨原谅。”

另外,作为监护人,李江在信上还加了几句话,“作为父亲,我们全家人都感觉很内疚,请对方谅解。”李江透露,他已经将女儿的道歉信交到重庆市长寿区法院。这是李某某一家第一次公开直面媒体,向受伤的男婴原原一家道歉。原原爸爸李忠生表示他还没看到这封道歉信,在听完记者复述的道歉信内容后,李忠生沉默几秒后反问:“他们为什么不第一时间站出来道歉呢?”

12月16日,原原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做了开颅手术,至今为止手术费用已经花费十几万元,但是原原的母亲曾燕说,孩子目前依然没有脱离危险期,下一步的治疗还有待观察。原原的父亲李忠生则坚持说自己没有李某某一家的联系方式,“就算有也不想联系,他们连最起码的诚意和道歉都没有,所以现在再出道歉信我也肯定不会接受了。”

另一个让李忠生愤怒的原因是,事发几天后,女童李某某的父亲李江曾和央视透露,自己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会尽力让原原接受治疗,并表示自己正在卖房和车。但是事实上,除了事发最初几天的七万多元捐款之后,李江再也没有出过一分钱。

之前,李江曾告诉央视记者,自己对女儿摔婴一事也非常震惊,“直到事发后,女儿依然在家安安静静地写作业,没有表现出惊慌或者害怕的情绪。”他依然坚持李某某是个正常的女孩,平时在家从没有表现出异样。

迁房内现男尸 脸部腐烂露出白骨

龙凤公安分局警察正在现场调查。

20日14时许,大庆市龙凤火车站附近一拆迁房内发现男尸。

记者看到,死者蜷缩在石块旁,龙凤公安分局民警正在现场调查。

目击者说,此处已动迁,房子拆了一半。“我看到死者脸部已腐烂露出白骨,吓得赶紧跑开报警。”

据民警说,死者衣兜里有身份证和手机,最后通话记录是去年12月中旬,身旁有空的敌敌畏瓶,身上有一张患有肺结核的医院诊断书,初步判断为自杀,目前警方正在联系死者家属处理此事。

患者手术后腿里遗留钻头 院方称危害不大

胡女士的腿部X光图

看着X光片中自己腿内的异物,胡女士就感到莫名的担忧。胡女士于2013年3月在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医院进行了一次骨折手术,术后医生才发现手术时用来打眼用的钻头不慎遗留在了胡女士的骨头中,并且无法取出。

“这就是医院的责任。”胡女士说,春节后她已经与右安门医院进行交涉,索赔12万元。而右安门医院至今没有与胡女士达成一致,院方负责人称钻头被遗留属于手术的医疗风险,是双方共担的。此外,不锈钢材质的钻头在体内并不会产生多大的危害。

缘起

术后钻头被遗留在腿里

近日,在丰台区右安门医院,北京青年报记者见到了胡女士,她走起路来显得一瘸一拐,腿脚并不利索。在她带来的X光片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有一个异物存在于腿内部。

“就是去年3月的那场手术。”胡女士的老伴方先生回忆说,2013年3月,48岁的胡女士从安徽来北京看望他,当时他已经来京务工两年多了,两人租房住在一起。3月31日早上,胡女士上楼拿东西,不慎在楼道跌倒,导致右脚脚踝扭伤并肿胀,疼痛使她已经无法正常站立。当天,他和工友一起把胡女士送往北京市朝阳区的民航总医院,经过诊断,胡女士的右三踝骨骨折。

方先生说,爱人胡女士由于骨折,需要进行手术,民航医院建议转院手术。在工友的介绍下,当天胡女士被转至北京市丰台区的右安门医院,方先生缴纳了3万元的手术费及住院费。

“他们说钻头不见了。”方先生说,31日右安门医院对胡女士进行了骨折手术,手术过程看起来一切顺利。然而,手术后开刀医生的几句话让他们始料未及。“他当时说给骨头打眼用的钻头找不到了。”方先生回忆,开刀医生说在手术室地面上找了好久也没找到,也许遗留在胡女士的骨头里了。

“我当时就吓蒙了,怎么会有一个钻头在骨头里?”胡女士余悸未消地说,第二天拍摄的X光片显示,2厘米左右的钻头遗留在她右脚脚踝上部的骨头内。

胡女士说,当时旁边的医生劝慰自己,称钻头留在腿里并不会有什么问题。出院后,胡女士每个月都会来医院做复查,拍X光片。她说,每次都能够清晰地看见自己骨头里的那个明晃晃的“小东西”。

骨折手术的恢复过程并没有预想般顺利。手术5个月后,她第五次去医院复查,一位医生说,骨折处骨头没有愈合,还需要进行第二次手术。2013年9月24日,胡女士在右安门医院进行了第二次手术。

进展

病人向医院索赔12万

“这是医院的责任。”胡女士说,她这个月已经与右安门医院交涉过,希望右安门医院能够赔偿她12万元,目前医院还没有给她明确的答复。

胡女士之所以要向医院提出索赔,缘于她春节前后的经历。2014年春节,方先生带着爱人胡女士在老家的怀宁县医院再次拍摄了X光片。“钻头在骨头内还是存在隐患的。”方先生说,老家医院的医生说钻头会对身体健康造成一定影响。“走路时两条腿和膝盖都疼,关节发肿。”胡女士说,自己术后吃了5个月的药,但是完全不起作用。一年以来自己很多时候都躺在床上。想想时刻“陪伴”自己的那个钻头,胡女士认定这一定有问题,便决定年后和右安门医院进行交涉。

钻头的材质也让胡女士感到担忧,她说,在手术后休养期间,她多次让女儿上网查询自己骨头内的钻头的相关资料。根据女儿在网络上的搜索,不少资料都说医院用来打眼的探头是不锈钢材质的。

胡女士与右安门医院相关人士交涉时,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医务科徐主任告诉胡女士,留在她骨内的钻头确实是不锈钢材质的。

回应

院方称钻头危害不大

“按照照片里的位置,相对来说是没有害的。”丰台区右安门医院医务科徐主任告诉胡女士,任何事情都无法做出绝对的判断,但是从目前情况而言,钻头对于腿部没有更多的危害。她介绍说,临床上遇到过很多这种情况,诸如钢板钉子,有时候钉子滑扣,无法取下,也只能存在体内,但是这些都是个别情况。

“留在她腿里的钻头确实无法取出。”徐主任解释说,按常理说,钻头不应该断在里面,但现在事情确实发生了。钻头没有折在关节,而是在跖骨内,跖骨主要起支撑作用,不像关节那样起活动作用,而且这个部位比较质密,并非像肌肉要经常活动受到挤压。

徐主任说,钻头存在腿内会对患者的心理造成伤害,这确实是不可否认的。

争议

遗留钻头属于风险还是事故?

“这只是手术的医疗风险,出现了医疗意外。”徐医生解释说,医院没违反操作常规,这在临床上并非是医疗事故,而只是一个意外。“这是一种共担的风险。”徐医生说,所有的医疗行为都是存在风险的,在术前肯定要告知病人,临床上的各种风险都包含在里面,做手术之前医院就已经和病人签订了合约,因此手术带来的风险是共担的。

“病人可以走其他途径解决。”徐医生说,如果胡女士和医院不能达成协议,病人可以寻求三种途径解决,第一种是做医疗鉴定,第二种是走法律程序,通过法院做司法鉴定,最后一种是通过北京医调委进行协商。

“医院应该要负全责的。”京华律师事务所康凯律师说,院方在手术过程中将手术工具遗留在患者体内,属于院方单方面的过失。

“我认为院方在偷换概念。”康律师并不认同院方负责人提到的“共担风险”,他说,做手术的确存在着共担风险,比如患者受到感染、突然的心脏衰竭等一些风险,这些都属于不可控的风险,医生在手术过程中无明显过错。而将手术工具遗留在患者体内,完全是院方单方面过错造成的,而且是完全可控的。

康律师建议,这种情况下患者可以采取医疗调解、医疗鉴定或者走法院起诉的渠道。“根据不同情况赔偿数额是不同的。”康律师称,患者能够拿到多少赔偿,取决于每个案例的实际情况,比如对患者造成伤害的程度等。

哈医大二院被曝为死者开药:一天输液41组

曾因曝出“550万元天价医药费”事件,而受到处理的哈医大二院,近日,再次曝出丑闻。一网友发帖,称其妹妹因感冒入住哈医大二院,在ICU病房住院13天,花费21万余元后于24日上午去世。然而,令他吃惊的是,就在妹妹去世后的25日,医院仍然开出了高额的药费单据。

网友爆料

医院为死人开药

近日,天涯论坛上一则名为《哈医大二院在病人死后依然开药,药单一天输液41组》的网帖引发网友关注。

发帖人金先生称,妹妹2014年2月在哈医大二院病逝,ICU病房住院13天,花费21万余元。然而金先生发现,妹妹24日去世,医院在24日、25日仍旧开出了两万余元的药费单。自2005年哈医大二院曝出“550万元天价医药费”之后,该院乱收费问题再次引发关注。

金先生在网帖中说,妹妹金颖因感冒入住哈医大二院,于24日上午去世。然而,令他吃惊的是,就在妹妹去世后的25日,医院仍然开出了高额的药费单据。

拒绝给药费详单

金先生网帖中发的照片上显示,25日,医院打印的费用清单上,仍有动脉采血、静脉输液、脉压测定、雾化吸入等治疗项目的收费。而在20日医院打印的一份费用清单上,当日静脉输液41组。日期为2月18日的清单里面,更是出现了持续呼吸功能检测、动脉内压力监测、血氧饱和度监测、中心静脉压测定、呼吸机辅助呼吸、连续性血液净化、无创血压脉搏监测、心电监测等八个项目显示收费数量为25小时;而2月19日的清单中这些项目有7项是24小时,1项是11小时。

“这里我不讨论哈医大二院的医术能力,只想让大家看看他们是怎样乱收费、乱开药的。我有药单图以及医院相关主管的对话录音,录音中承认病人死亡后开的医药费18000余元,但是其他的收费问题很多。”金先生在网帖中说。

此外,金先生说,20日、21日医疗费11000多元,22日、23日8000多元,在费用逐渐减少的时候,24日药费突然达到20000多元,而医院拒绝给家属24日药费详单。

院方回应

转科室致误计误收

全天候的监测怎么会有25个小时?患者去世了为什么还产生治疗费用?以前有没有出现过类似的问题?患者治疗是自费还是医保,如果是医保的话是否涉嫌套取医保资金?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哈医大二院宣传部负责人,她表示确有此事,医院也已对此事发表了声明。她拒绝接受记者的进一步采访。

哈医大二院4月3日针对此事在其官网发表声明说:经医院与患者家属共同核对费用,确认多出18824.37元,医院立即组织相关人员查找原因。经查证,多收之款系因患者由呼吸内科转入ICU过程中,发生了误计误收,把转科当天在ICU发生的费用误计到呼吸内科,而ICU病房在患者死亡后,办理患者出院结账时,发现本病房有未收的费用,遂进行补收。

然而记者发现,该声明的内容回避了全天候监测为什么有25个小时,一天使用静脉输液41组是否合理等关键问题,而是把责任认定为转科时费用误计。

针对记者提出的疑问,该位负责人表示这属于“误计误收”,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情况,而患者是自费还是医保,自己并不清楚。

是电脑系统的问题

在被问及“误计误收”为何出现时,负责人表示是电脑系统的问题,并不是人为造成的,而其他问题她强调以医院网站发布的声明为准。

据记者了解,发生在哈医大二院的关于医药费方面的丑闻并非首次。2005年,该院就曾被曝出“550万元天价医药费”事件。2006年卫生部、国务院纠风办就此事通报了中央纪委、监察部、卫生部和黑龙江省纪委联合调查组对哈医大二院有关违纪违法问题的查处情况,认定其在“天价医药费”事件中存在违反规定乱收费、一些科室违法违规伪造和大量涂改医疗文书、部分科室管理混乱、对患者家属投诉采取的措施不力,处置不当等问题,并对相关责任人依法依纪进行了处理。

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误收”事件与“天价医药费”事件不是一回事,两件事件性质不同。“这个事情在医院里发生,我们该承担的责任也承担了,与患者家属也沟通好了,这个事情的结果也算是‘和谐’了。”

宜宾公交自燃 19岁小伙抵住车门救人

站台前公交车燃起熊熊大火

昨日晚上7:10左右,一辆5路公交车行驶至宜宾市一医院文星街站台时突发燃烧,公交车被烧成“光架架”。据宜宾市一医院晚8点半统计,事故造成车内9名乘客受伤。相关部门已经将公交车封存,正在调查起火原因。现场

站台前公交车自燃有人大喊“快跑”

昨晚8时许,记者赶到宜宾市一医院文星街站牌处看到,一辆公交车已被烧成了光架架,现场道路已经封锁,交通部门正在清理现场,预计晚9时将该车挪走,恢复交通。

目击者市民张先生说,“一辆5路车到站刚停下,我就听见‘砰’的声音,后面好像看见司机又在打火启动车辆,随后前面投币那块就冒起了烟,司机就打开引擎盖,明火就蹿起来,车内都是烟,外面都看不清。“火势很猛,不少人都在喊‘快跑,小心爆炸’。”

据悉,该车上约有二十多名乘客。据宜宾市一医院晚8点半统计,有九名乘客在此次事故中受伤,其中最大63岁,最小15岁。15岁的伤者王凤娇说,她和朋友上车没几分钟,就发生了车辆自燃事故。“当时车前门打开着,但因火是从前面(刷卡处)燃过来,很多乘客都往后面挤,但后门没开,所以大家都从窗子跳出去。”当她们回头望5路车时,整个车辆已经燃起来了。救援

9名乘客受伤起火原因正在调查

据现场消防员介绍,19时28分到场侦查发现火势已蔓延至全车,车头处天然气罐正不断往外泄漏,经询问现场群众得知车内无人员被困。

抢险一组用两支水枪分别在公交车左右两侧进行灭火。相关部门设置警戒线,阻止无关车辆进入。19时35分,火势已基本扑灭,随即中队官兵又对车辆进行了冷却。

发生事故后,宜宾市城市公共交通有限公司的主要负责人立即前往医院看望伤者,并且垫付医药费用。

不少乘客和目击者猜测,可能是公交车线路故障导致起火,目前,出事的公交车已经被封存,相关部门正在调查起火原因。细节

19岁小伙抵住车门 帮他人逃生

昨晚7点左右,19岁的小健坐上了5路公交车。

车内起火后,大家都着急逃生。“但车门是自动关闭的,几个阿姨都挤到后门,谁都打不开门。”小健站在车厢后门右侧,他两手使劲掰开车门,让几个阿姨先下车,然后他右手把车门一侧拱着,先把左侧身体移出车门,“我看见周围的人都跑出去了,我也赶快跳出车,但车门把右脚夹到,后来一使劲才把腿抽出来。”

昨晚,记者在一医院见到小健时,他走路一扭一扭的。回想到当时公交车起火,他说,“先让她们跑,我不抵着门她们也下不去,反正我命大。”

司机关闭天然气 跳车接乘客

在经历燃烧事故、调查询问后,5路车司机曹端银回到了家中。他回忆,起初听到引擎盖内传来响声,他打开引擎查看,火苗立马蹿了上来。他立即盖上引擎盖,关闭天然气开关。

“当时已有许多乘客聚在后门,还有许多人从窗子往外跳。那个司机跳下去后,赶紧去接跳窗的乘客,很不错。”乘客杨大妈说。

男子家中头吊门框双脚踩地 诡异身亡

南京一男子家中头吊门框双脚踩地 诡异身亡

男子自杀身亡的方式很诡异,上吊时,双脚是踩在地面上。

上吊时,双脚是踩在地面上。

2014年5月15日晚上8点半,家住南京秦淮区八条巷4号4单元5楼的小王突然发现和其合租的沈某(26岁)在客厅门框上上吊自杀。图为男子自杀身亡的方式很诡异,上吊时,双脚是踩在地面上,这点连警方都感到诧异,这种上吊方式是怎么死亡的,令人费解。

据了解,沈某在南京经营某品牌的矿泉水,在几个月前,小王和另一个女孩搬来与其合租,共用客厅厨卫。可怕的是小王三点回来时就发现沈某站在地上吊着脖子,他也没太在意,以为是沈某锻炼颈椎。在此期间,小王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多次,也没发现异样,直到晚上八点半左右,小王找西瓜刀要沈某让一让,才发现对方没有回应,感觉不对头。但沈某自杀身亡的方式很诡异,上吊时,双脚是踩在地面上,这点连警方都感到诧异,这种上吊方式是怎么死亡的,令人费解。

大约在晚上十点左右,秦淮刑警大队拍照取证后将尸体拖走。警方初步判断确为自杀。

广东一法院院长跳铁轨自杀 到自称去办事

东源县法院院长被火车撞亡事发地段。

南都讯 河源市东源县人民法院昨日通报,7日上午在河源至仙塘区间铁路上,该院院长钟俊斌在距列车约30米时冲向铁轨,被快速行进的列车撞死。目前,警方已经排除他杀,相关情况正进一步调查。

与司机驾车到现场自称去办事

河源火车站派出所警情通报与当日当次列车视频显示,7日上午11时08分,在河源至仙塘区间k2168+050铁路上,钟俊斌在距列车约30米时冲向铁轨,之后被快速行进的列车撞死。

事发地颇为偏僻,法院院长缘何在此被撞死?南都记者采访得知,当天上午10时50分许,即撞击事件发生前半小时,钟俊斌与司机驾车来到事故铁路桥下方公路,停车后,钟俊斌要司机在车内等候,称有点事要办。之后,他自行下车后向铁路桥南边护坡台阶方向走去。约半小时后,司机发现有民警到现场,感觉有异,遂跟随民警到达事故现场,通过对遗体体态特征及现场遗留的皮鞋、手机、证件等物辨认,初步认定死者系院长钟俊斌。

警方表示,现场没有发现遗书之类的物品。目前,钟俊斌为何撞火车及事件相关情况仍在调查。

东源法院数次爆出爆炸性新闻

对于钟俊斌的死亡,当地不少政法系统官员非常愕然。

据称,钟俊斌上任东源县法院院长职位仅4个多月。今年2月25日,在东源县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钟俊斌以全票当选为东源县人民法院院长。此前,钟俊斌担任河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

钟俊斌最近一次有据可查的公开活动记录是在5月26日。当日,钟俊斌与当地法官还到东源县仙塘镇为镇、村干部举办一场法制讲座,在课后召开全镇村支部书记座谈会,进行调研并征求对两级法院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百名法官进百村”活动的意见与建议。

近年,东源县人民法院数次因爆炸性新闻上“头条”。去年因社保基金投资亏损308万元无法收回,东源县人民法院副院长刘伟华伪造8份判决书填“窟窿”,结果被媒体曝光并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而早前,东源县人民法院院长徐周定被曝安排儿子进法院工作,也引起舆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