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冒充军官称能低价买到罚没车 骗得6000多万

农民冒充军官称能低价买到罚没车 骗得6000多万

声称能低价买到海关罚没车和发包部队工程

  农民冒充军官 骗得6000多万元

  象州一农民自称部队军官,能从海关那里拿到低价罚没车,而且还可以对外发包军事工程。他设的骗局并不高明,却让31人上钩。5月17日,来宾市公安局向媒体通报了这起诈骗案,31名受害人共被骗走6209万元,至今尚有4665万元未追回。目前,来宾市检察院已将此案移交来宾市中级法院审查起诉。

  30人被骗订车款

  2015年1月4日,象州县和柳州市的多名群众向象州县公安局报案称,他们被象州人叶某骗走了巨额的订车款和工程押金。在来宾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指导下,象州县公安局对此案展开调查。1月21日,办案民警在柳州市柳石路的出租屋内,将现年33岁的男子叶某抓获。随着案件深挖,民警发现叶某凭着劣拙的骗术,竟然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骗取了31人的订车款、工程押金等共计6209万元。

  2013年3月,叶某在跟朋友喝酒时,吹嘘自己是某集团军雷达独立营的副营长,并称有朋友在海关上班,最近想处理一批涉嫌走私的罚没车。得知叶某有“门路”后,家住象州县城的老板陈某找上门来,想买低价车转手卖。在没有签订任何协议的情况下,陈某先后交给叶某169万元,让其帮忙订购5辆小轿车。结果,等了一年多,未见叶某按期交付车子。在陈某的多次交涉下,叶某才退回了6万元订金。

  2013年4月,听说叶某是部队军官,有本事从海关那里拿到低价车,柳州老板叶某林也找上门来,交了数百万元订金给叶某。得知叶某林是大老板后,叶某明知自己无法从海关那里拿到罚没车,为了布长线,他到柳州市的车行里购买了叶某林所要的新车,并以低于市场价约30%至50%的价格,批发给了叶某林。叶某林见叶某如此有“本事”,又把更多的订金交给他。

  直到2014年12月,叶某林先后共交给叶某2000万元订金,用于购买80多辆低价车、1000台进口手机以及一批红木。可是,叶某只交付了价值707万元的22辆车子。后来在叶某林的多次催促下,叶某又退还了400万元订金,尚有893万元未退还。

  民警调查发现,2013年3月至2014年12月间,叶某冒充部队军官涉嫌诈骗订车款作案25起,受害者达30人。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受害者将巨额订金交给叶某,大部分都没有跟其签订任何书面协议。只有3起案件的受害者跟叶某签订购车协议或者合同。

  据统计,叶某共计骗取30人的6189万元预订款,大部分为车子预订款,其他为手机、电脑、红木预订款。为避免骗局被揭穿,叶某花1131万元,购买了35辆新车或二手车交给受害者,并退还了少部分订金406万元。至案发时,他尚欠受害者订金共计4655万元。

  发包工程骗取押金

  警方在调查中还发现,叶某在骗取受害者的订车款过程中,还虚构某集团军雷达独立营副营长的军人身份,假冒部队的名义跟他人签订合同,以发包工程项目骗取工程押金。

  2013年3月17日,叶某带着上述的象州老板陈某,来到象州运江镇都莲村往水晶乡一带的树林考察,声称部队要在此挖战壕和碉堡。陈某以为捡到了工程,高兴之余,爽快地将10万元“工程押金”交给了叶某。为了让对方相信,叶某拿出盖了假公章的合同书给陈某签。当日,骗完陈某后,叶某转身又将同样的“工程”发包给了象州老板韦某,同样故伎重演,收取了“工程押金”10万元。

  事后,韦某很快识破叶某的身份,成功地索回了10万元押金。而陈某被叶某以上级取消该工程、工程停工为名扣下“押金”,一直未退还。

  2013年8月份,叶某先后虚构了40万米、37万米、76万米战道线和碉堡军事工程,假冒部队的名义跟上述被骗的柳州老板叶某林签订合同,想骗取50万元“工程押金”。但叶某林见自己订的车子迟迟未到心生纠结,没有将“工程押金”交付,叶某此骗术没有得逞。

洛阳市民伪造交通事故骗取巨额保费致前妻死亡

为了骗取巨额保费,男子竟伪造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昨日,洛阳市西工区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李某依法批捕。

  据了解,自2014年11月份开始,李某从自己多张信用卡内套现20万元去融资炒股,以谋求高额回报。李某与妻子赵某离婚后仍一起生活,2015年9月,李某在一保险公司为赵某和其本人购买了多份车辆保险,该险种被保险人如果因为乘用车辆意外伤害身故或永久完全残疾,每份保险保险公司理赔金额为100万元。

  2015年10月,因为融资炒股失败,李某信用卡还款资金链断裂。他便想到谋划制造交通事故造成赵某死亡或永久残疾的方法来骗取巨额保费。10月30日,李某驾驶一辆越野车,外出寻找作案时机,赵某坐在副驾驶上,车辆沿汉宫路由西向东行驶至下沟村口西时,遇停放在道路南侧的一重型半挂牵引车,李某将其车辆前部撞到半挂牵引车尾部,造成赵某当场死亡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案发后,经过多方调查,李某对其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昨日,被检方批捕。

79岁老人被男保姆打至病危

劝架者也被打伤,在医院救治。

  昨晚(5月31日)8时许,昆明市官渡区六甲街道办事处陶李村79岁的栗奶奶被男保姆打成重伤。今日零时记者发稿,老人还在重度昏迷。主治医生介绍,老人伤势严重,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昨晚10时许,云南骨科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口,围着十多名家属。老人的儿子告诉记者,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母亲被男保姆打伤,他是当晚8时接到打人者妻子的电话,称家里出了大事了,才得知母亲被打伤。“究竟是什么原因不得而知,只知道打人者已被警察带走。”
  据云南骨科医院急诊科柳医生介绍,昨晚8时50分,120送来一名老人,姓栗,79岁,家属称是被保姆用金属物品打成重伤的。老人送到时已陷入昏迷,浑身是血。据心电检测,老人呼吸心跳都没了。医院抢救了10多分钟,老人恢复自主心跳,随后转到重症监护室。
  记者从老人入院的病例上看到“呼吸心跳骤停”“面颅多处骨折”“头面软组织裂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等字样,医院已下病危通知书。
  和老人一起被送到医院的还有一名中年男子,据称是事发时前去制止被打伤腹部。
  记者来到老人居住的陶李村,事发地是一栋5层高的自建房。据周围村民称这是栗奶奶家的房子,楼下几层是宾馆,栗奶奶和家人住在5楼。此时,栗奶奶家门口已被拉起警戒线。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打人的男保姆30岁左右,和妻子照顾老人已半年多。平日未听说双方有矛盾。
  村里一知情人说,老人是和小儿子住,打人者夫妻一起照顾老人。事发后老人的小儿子回家看到屋里全是血,好像还和对方打了一下。
  官渡警方表示,老人是被保姆的丈夫打伤,嫌疑人陈某已被六甲派出所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

酒鬼三天连杀两酒友后抛尸

  近日,一名在融水苗族自治县打工的邻县男子,因为酒后与人发生争执,短短三天之内竟然先后杀死两人。6月8日,融水警方对外披露近期两起命案的侦破经过,真相终于水落石出。
  酒后争执酿命案
  5月26日11时许,有群众在融水县融水镇郊外原广西270地质队队部路段,发现一男子倒在路旁,已经气绝身亡。
  警方侦查发现,死者系融安县长安镇人肖某,案发之前一直在附近的一家木材加工厂打工。而后,办案民警重点围绕肖某的社会关系开展调查,发现同在那家木材加工厂打工的河池市罗城仫佬族自治县男子卢忠玉,有重大作案嫌疑。
  次日凌晨1时许,侦查员在工人宿舍区里成功抓获卢忠玉。记者了解到,民警展开抓捕时,卢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当时他的身上沾有血迹,脸部还能看到伤痕。在被带到讯问室时,他还处于深度醉酒状态。
  5月27日下午,卢忠玉酒醒之后,办案民警再次对其进行讯问。卢某承认,事发当晚,卢、肖二人喝了3斤白酒之后,买了一些彩票。由于卢花20多元购买的彩票一注未中,为此与肖互相埋怨,进而发生争吵,回到宿舍后,两人竟然动起手来。但是卢坚称自己酒醉,对后来的事“记不起来”。
  鱼塘陈尸又添新案
  6月1日上午,有群众在距肖某横尸之处不远的一口鱼塘里,发现一具无名尸体。
  为了尽早查明死者身份,警方通过各种渠道发布认尸启事。但是几天之后,仍旧没有人能提供可靠线索。
  与此同时,办案人员通过天网监控发现,5月25日凌晨1时许,距案发现场一公里外的丹江桥头,曾经出现一个骑着电动车的人,车上还驮着一包可疑物品。经走访调查,有群众认出,视频中的车手就是卢忠玉。
  警方又对卢忠玉的社交圈子进行了深入梳理,发现经常与其喝酒的人里,还有一个名叫韦某的人。专案组利用科技手段进行对比分析,确定被抛尸鱼塘的死者就是韦某。
  连环命案真相大白
  种种疑点,全部集中到了卢忠玉一人身上。6月6日,融水警方在得到柳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审讯专家的支持后,联合提审卢忠玉。当审讯人员追问电动车的去向时,犯罪嫌疑人最终招供,车子已经卖给丹江桥头一家摩电车修理店了。侦查人员很快查获涉案车辆,并在车踏板上提取到了被害人韦某的血样。
  6月8日,卢忠玉在大量证据面前败下阵来,如实供述了5月24日晚与韦某一起喝酒,因琐事发生争吵后,其用铁棍将韦打死的犯罪事实。25日凌晨1时许,卢本打算到丹江桥上抛尸,后因来往车辆较多不敢贸然行动,最后返回案发地点附近的鱼塘抛尸。至此,两起连环命案终于真相大白。

山东济阳女孩“插刀被害案”

19日上午,在小区事发楼前,不少居民都为婷婷的去世感到惋惜。

  18日傍晚6点半左右,济阳11岁的女孩婷婷(化名)被家人发现死在卧室内。婷婷被发现时,脖子上扎着一把水果刀,脖子几乎被砍断。女孩懂事乖巧,是何人下此狠手?房门无损,房间内却有搏斗痕迹,行凶者的动机又是啥?
  截至记者发稿时,嫌疑人尚未归案。目前,济南警方已发出悬赏通告,正在全力侦破此案。

警方公布的视频显示,上午8点49分,蓝衣男子出现在事发楼前,随后走进女孩所住的单元。
  女孩才11岁,在卧室被害
  19日上午11时许,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来到济阳禧福凤凰城西区5号楼附近时,不少小区居民和受害者家属聚集在楼前。对于婷婷的逝去,人们都感觉非常惋惜。“婷婷非常乖,见到我们经常打招呼,多可怜的孩子。”一位小区居民称,18日晚上他听到有警车来到小区,看到很多警察上楼,才知道发生这一惨剧。
  事发当天恰逢周六,11岁的婷婷一个人在家里。18日一早,婷婷的爸爸和后妈就去单位上班。
  此后发生的事情现在暂无法得知,但结果却是血淋淋的。18日晚上6时30分许,下班回家的爸爸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却没有听见女儿的应答声。他走到女儿的卧室,被眼前的情景吓得目瞪口呆。婷婷的爸爸回到家时,女儿上身赤裸只穿一条短裤,脖子被砍断三分之二,脖子正面插着一把水果刀。
  “他回来的时候,防盗门关着,电视开着,他还想孩子干什么去了。孩子就趴在床上、耷拉着腿,他以为她睡着了,就叫她。把她翻过来的时候,看见脖子上插着刀,就是我们家的水果刀。”被害女孩的后妈说。
  防盗门没有损坏,房内却有搏斗痕迹
  据婷婷的伯父艾先生称,房间里面很乱,而且有翻动的痕迹,应该是有搏斗的过程。“原本在厨房里面的炒锅出现在卧室里,而且行凶者用的水果刀也是家里的。”艾先生称,现在警方正在调查,他们也不知道太多的细节。19日上午,记者发现,这个居民楼的电梯只能上到11楼,需要爬一段楼梯才能上到12楼的房间里面。记者试图走进事发的12楼房间,但现场已被警方封锁。
  此后,记者来到旁边的一个单元,步行上到12楼,发现12楼的居民家门前都是楼顶平台,并不像其他楼层一样有对着的邻居。因此,即便是婷婷在被害时大声呼叫,也很难有人听到。
  案件发生之后,济阳警方迅速展开调查。19日中午,记者发现有多拨民警上到案发现场,济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也已介入案件调查,市县两级的大批警力正在全力侦破案件。
  行凶者坐电梯下楼,从偏僻小门逃跑
  据受害人家属和小区多名居民介绍,小区的监控条件不太好,电梯内的监控也没有起到作用。“根据我们了解,行凶者曾经和楼上一个住户一起乘坐电梯下楼,结果这个行凶者直接摁了负一楼。这个住户感觉行凶者比较陌生,而且负一楼是储藏间。”艾先生说道。
  艾先生说,行凶者从负一楼西侧的出口出去,然后从小区与济阳县人民医院之间的一个小门逃走。“这个小门非常隐蔽,对小区不熟悉的人根本不知道。”随后,记者沿着西侧的铁栅栏往南走,找到了这个小门。这个小门是从铁栅栏上面开的,大约有一米半高,不到一米宽。
  “医院的监控拍到这个人的背影,个子应该不矮,但是没有其他详细信息了。”事发之后,受害人的亲属都在猜测可能的嫌疑人,他们怎么也想不通行凶者竟会如此残忍地对一个小女孩下手。
  “要是抓住这个坏蛋,千刀万剐都不解恨!”小区的居民气愤地说道。
  孩子乖巧懂事,屋里贴着20多个奖状
  今年11岁的婷婷上小学五年级,长得非常乖巧。“侄女和我亲,一回老家就让我给她炒鸡吃,她非常喜欢吃我给她做的炒鸡。”艾先生称,前两天,侄女还给他打电话说想吃西瓜了,他正想着周末给孩子送一个来。“孩子学习好,屋里贴着20多个奖状,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
  据受害人的家属称,婷婷的爸爸在四五年前和妻子离婚,婷婷就跟着父亲生活。去年,父亲和现在的后妈结婚。
  “别看不是亲生的,她俩关系可好了。”家属的话随后也被婷婷的后妈印证。“孩子虽然小,但是很懂事,母亲节的时候还送我一条自己亲手做的手链。”婷婷的后妈眼睛含泪地说道,她无法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
  6月19日,警方发布悬赏公告称,“嫌疑人为男性,上身着蓝色T恤,下身着浅色短裤。”市民如发现嫌疑人或是有价值的线索,帮助警方直接破获案件的,给予3万-5万元奖励,知情者请联系石警官17853179909或是拨打报警电话。

少女被男子骗西安逼其卖淫 后将闺蜜骗入魔窟

  今年年初,家住宝鸡市陈仓区的少女刘芳(化名)通过网络社交平台认识了同为宝鸡人的17岁男孩扈某,到了4月初,扈某告诉刘芳,他在宝鸡市高新区帮她找到了一份工作,让刘芳过来看一看。得到消息后,刘芳非常高兴,连忙坐车赶往。等刘芳下车后,扈某却将刘芳带进了高新区一家宾馆,宾馆房间内还有两名男孩。扈某解释说,眼前的杨某和丁某是他的好朋友。
  到了晚上,扈某、杨某和丁某3人开始对她进行殴打,最终,刘芳被丁某强奸。第二天下午,她又被扈某、杨某、丁某强行带入一家足浴店内,胁迫她卖淫。
  眼看赚钱挺快,扈某等3人又逼迫刘芳把自己的女性朋友骗过来,刘芳刚一拒绝,即遭到对方拳脚相加。刘芳通过电话将自己的闺蜜赵华(化名)骗到足浴店后,赵华也遭遇了同样的噩梦,接着被扈某等3人逼迫卖淫。
  十多天时间,扈某等3人从中非法获利2000余元。4月底,赵华趁扈某等人不备,从足浴店逃跑并报警。警方接到报警后,迅速开展工作,将刘芳从足浴店内解救,并将丁某、杨某抓获,而扈某则逃跑。随后,宝鸡警方将扈某上网通缉。
  6月19日,西安铁路公安局西安公安处宝鸡东站派出所民警获取线索,将犯罪嫌疑人扈某抓获。

55岁男子骗财骗色 十余名女性上钩涉案50多万

  4日,记者从浙江金华市公安局婺城分局获悉,近日,该分局蒋堂派出所将一欺骗了十几颗“少妇心”的大叔魏某成功抓获。

  魏某,今年55岁,虽说相貌平平,但却身怀令人咋舌的“好本领”——骗财骗色。手机微信里有几十个经常联系的暧昧对象,其下手的对象多数是年龄较大,有点家底的离婚妇女。他通常会冒充大款与这些女性搞暧昧、谈恋爱,之后便以各种理由向对方借钱,钱拿得差不多了就开始玩失联,属于典型的情感骗子。

  魏某的“套路”玩不腻不说,上当的人竟也源源不断。

  今年3月份,闲着无聊在家上网的李女士在一婚介网上认识了魏某。之后便互加微信开始相互了解,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两个便发展成了亲密恋人。4月初,两人约好在嘉兴见面,为了让李女士相信自己是个大款,魏某特地租借了一辆上百万的奔驰轿车去高铁站接她。见魏某开着豪车来,李女士心里很高兴自己做出了与魏某交往的决定,便对魏某所说的“自己是做布料生意,在杭州和嘉兴都有房”等谎言都统统信以为真。

  果不其然,在两人关系稳定后,魏某便开始以“看产品没带钱”、“出差身上没钱”、“货车的运费没钱付”、“债主来要债身上没钱”等各种奇葩理由向李女士借钱,两个月的时间,魏某前前后后一共骗走李女士7万余元。

  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李女士坚信魏某不会欺骗自己,直到魏某用各种理由推脱,甚至干脆一个电话也不接,李女士才渐渐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遇到这样花言巧语、能说会道的感情骗子,伤心之余,李女士只能来到派出所报案。

  警方经调查发现,被魏某用类似手段诈骗的女性有十余名,涉案金额达50万多元。现魏某已被依法处以刑事拘留。

  警方提醒,在各个婚介网等网络渠道认识的对象,在了解清楚对方的底细后才能进一步交往。但相处几个月便开始以各种理由借钱的,基本是骗财,因此要提高警惕,不要坠入情网就不管不顾。此外,一旦遇到此类感情骗子,一定要保留好骗子的手机、微信、QQ、身份证等号码以及聊天记录、汇款单据等证据,第一时间如实向警方报案,并及时提供相关详细证据线索。

男子与家人争执情绪失控 摔死2岁亲生子

  广州荔湾警方4日通报:7月3日凌晨3时许,荔湾警方接群众李某报警,称其儿子挟持其孙子反锁在海南村家中的房间里,且有伤害其孙子的倾向。接报后,荔湾警方迅速派员赶赴现场处置。
  民警到场后,立即采取措施将嫌疑人李某洋(男,27岁,湖南省人)控制,并协助家属将受伤倒地的男孩(2岁)送院救治。当天早上6时许,男孩因伤重抢救无效死亡。
  经初步调查,嫌疑人李某洋案发时因与家人发生争执,情绪失控挟持自己2岁的儿子反锁在房间里,后将儿子摔到地上,致其受伤。据李某洋家属反映,其有精神病史。
  目前,嫌疑人李某洋已被荔湾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15岁少年偷1000多元被发现 用板凳打死7旬老太

  15岁的小锁刚中考结束,8月6日,因为琐事他离家出走,一家人找遍了周围村庄和集镇,没有任何音讯。 4天之后,小锁回到了家里,脚上有一些血迹,他已经成了一名杀人嫌犯,被他杀害的是同村7旬老人汤奶奶。离家出走的4天,小锁发生了什么?为何会残忍的对一名老人下手?父母来不及多问,骑着电动车将他送向当地派出所。
  小锁是巢湖市苏湾镇鼓山赵村人,家庭比较贫困。今年参加了中考,但成绩不理想,没办法上一所好的高中。不过,父母还是希望他能有一技之长,将来能找一份好工作。暑假期间,家人在合肥一所汽修职业学校给他报了名,打算让小锁学习汽修技术。
  然而,8月6日下午,小锁去地里掰玉米后就没有回家。父亲称,当天因为干活的事,他和家人发生了争吵。小锁一去不回,家人找遍了周围的村庄和集镇也没找到,直到10日下午,小锁一只脚上带着血迹才回到家里。
  而就在小锁回到家里的当日,村里面传出了一件大事。与小锁家相隔约200米左右的汤奶奶在自家院内水井旁,因头部遭受重击倒在血泊中。汤奶奶已经70多岁,这些天因为老伴住院,她一个人在家。
  村民发现后立刻报警。遗憾的是,当救援人员赶到现场时,发现汤奶奶已经死亡。
  得知汤奶奶遇害后,小锁父母立马联想到小锁脚上的血迹,而且有村民还在汤奶奶家门口的厕所内发现了小锁的钱包。意识到孩子闯了大祸,父母立刻骑上电瓶车载着小锁去派出所,在半路上遇到了赶往村里的民警。
  经过警方初步调查,8月9日晚,小锁偷偷到汤奶奶家偷了1000多元钱,并在汤奶奶家睡了一觉。10日凌晨4时许,汤奶奶发现了行窃的小锁打算叫喊,小锁因害怕随后用板凳击打汤奶奶头部,最终导致老人身亡。事发后,小锁藏在屋内到当天中午离开。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此事。

与名企老总同名 男子借此骗百万

  中安在线讯 据安徽商报消息,做生意的滁州男子张老板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上海一知名企业的老板“沈总”,沈总放出风声,要在滁州拿一个地产项目,如果张老板能帮着打点关系成功,可以拿到1.5亿“举荐费”,张老板不放心,还在网上搜索了沈总的名字,发现的确是企业负责人,他先后砸进100万元帮着疏通关系。直到“沈总”落网后他才知道,此人与企业老板不过是同名同姓而已。
  认识大老板投入百万
  2013年,在上海做生意的滁州张老板,通过老乡钱某介绍,与一名自称上海市某大企业负责人“沈总”结识。交流中,“沈总”表示想前往小张家乡投资,并称对来安县的一个地产项目感兴趣。钱某还“透露”,如果小张能把该项目成功介绍给“沈总”,可轻松拿到1.5亿的“举荐费”。
  张老板开始不放心,为证明“沈总”身份,还特地通过网络搜索过其姓名,发现确实有这个人,也确实有着雄厚实力,便放下心来。为显示自己有实力,张老板常常带着钱某和“沈总”出入高档场所。2013年至2014年的两年时间里,为了“沈总”二人所说的“打通关系”,一次一次往里砸钱,前后投入约百万元。
  2014年,张老板询问“沈总”该地产项目具体进展,对方避而不谈,后来就连电话也不接。起初还认为“沈总”比较忙,就打电话给朋友钱某。可钱某周旋几次过后,实在没有借口,随之玩起失踪。于是,张老板开始了寻人之路,多方打听毫无结果。
  2015年,张老板走进来安县刑侦大队,向民警诉说此事始末,并向警方提供与“沈总”签订的合同等手续。
  诈骗百万元挥霍一空
  来安警方通过侦查,最终在上海市将这位“沈总”抓获。原来,这位“沈总”确实是上海人,姓名也是真实的,只不过与上海某知名企业的沈总同名同姓。“我是到上海某项目公司谈事情时,发现宣传栏上老总和我同名同姓,才想到这个‘点子’的”,沈某在接受警方审讯时承认,“那个沈总60多岁,我才40多岁,但是谁又会去查呢”。
  到案后,沈某对其伙同钱某诈骗张老板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今年7月,来安警方将钱某缉拿归案。警方审讯获悉,沈某和钱某从张老板手里诈骗而来的百余万元,早被两人挥霍一空。据了解,沈某已于近日被判有期徒刑六年两个月;目前,来安县人民法院正着手对钱某进行审判。